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字母博客

一堆字母,如此而已。你当什么?毫无意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你以为是什么?不过一堆字母而已。 一堆字母而已,那又有什么意义呢? 所以,字母,毫无意义!

 
 

谢了桃花红 暧昧之三  

2007-04-30 19:49:51|  分类: 文学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  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

  坐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桃花一片片凋零飞舞,心里却突然冒出来这样几句。是的,匆匆,太匆匆,一切都过得太匆匆,怎么匆匆一过,就是十年了呢?

  他不在身边。有他在的时候,总是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排解我。记得那天读到一个叫连连的女孩子写的诗《相思曲》:“东风吹落花如雨,春迹无痕不可寻。离别过后肝肠断,一缕相思一缕魂。”他却随手就改成了这样:“东风吹落花如雨,绿草丛中红斑泥。何为离别肝肠断?来年枝头再相聚。”他不是学文的,却总能这样随手改动一些东西,让我哭笑不得。而他,则得意地冲我笑。

  匆匆一过,怎么就十年了呢。十年,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十年呢。从二十一,到三十一,人的一生有,能有几个象这样的十年呢?

  二十一岁时的相见,那时的青春飞扬。而他,也是那样踌躇满志,那样才华横溢。可怎么,一下子就过去十年了呢?

  昨儿个晚上没有睡觉,没法入睡。我知道他肯定直接回去,他不知道,我上楼开灯前就在窗口看着他,看着他的车,还有车里隐约的红点。我知道一向很少吸烟的他,在这时总会抽上一枝。真想不开灯。真的很想这样做。但我还是把厅里的灯打开了。柔和的暖暖的灯,是我喜欢的色调,也是他喜欢的色调。平日里会看起来很暖。但我真不想开。如果不开。再等一下,他会冲上楼来。是的,他会冲上楼来,他会放心不下我。可是,我却不能。他再上来的话,我一定会拉住他的。可现在不能。

  站在厅的落地窗边,悄悄地掀起窗帘的一角,我很是小心,可他,却似乎根本不曾留意。那车,就那样呼呼地倒着,然后,呼呼地跑掉,从我的眼前,从我的心里。

  我没法说他。看看时间,然后去放一浴缸的热水,把他从云南带回的玫瑰花香精油,狠狠地倒。再把那一束玫瑰花,一瓣瓣扯下,扔进水里。已经不会再去玩什么“他爱我,他不爱我”的扯花瓣游戏,明知道他的心底是爱我的,却一边扯着一边轻轻地咒骂,然后,我居然哭了。

  泡进去,都不想再动。却又把手机从头边的台子上拿过来,就用湿淋淋的手,打出一条短消息:“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暧昧下去吗?”却设定为半个小时后发送。我知道,那时,他应该下了车,到了家门口,但相信还没有进家门。在他进家门前,他是我的!

  水的温暖,包围着我,一如他的手,抚着我。只是,我却没有等到他地回信。他很少不回短信的。他应该是在进家门前看见我的短信的。可为什么他却不回呢?他怎么就不想想我呢?

  泡在水里,一直泡到那种受不了的凉意。爬起来,就裹着大浴袍,我不想去睡。客厅里空调开着,我得学会照顾好我自己。坐在窗边,看着他的方向。东方慢慢泛白,慢慢转红,慢慢地跳出一只新的太阳。

  外面有风。

  外面的桃花,正一片片凋零飞舞。


我结婚了,能给的只有暧昧了 之三: 仿紫贝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